願辭曦 作品

熟悉工作環境

    

溫言頌冇有放棄的意思,他的語氣依舊平靜,“我可以遠離,倒是你現在的態度,讓我有種這裡藏著什麼秘密的感覺,更加激發了我的探索欲。”說完他轉身往回走,留靳瑾瑜一人獨自在原地。靳瑾瑜看著溫言頌離開的背影,心中莫名湧起了一股不知名的情緒。他似乎對這個小東西生了極大的興趣,好像小貓兒在自己的心中撓癢癢。“溫言頌,好聽的名字,我們後會有期。”靳瑾瑜輕聲說道,然後轉身離開了這裡。他想,他們這次的相遇絕非偶然,而...-

離開公司後溫言頌回到家,坐下休息了幾分鐘,去公司麵試走了一個來回,確實有些累了。

然而,他並冇有時間過多地休息,因為他清楚,自己必須儘快找到一份臨時的工作,以解決眼前的經濟困境。

坐在破舊的沙發上,他陷入了沉思。公司的工作還未塵埃落定,而他的錢包已經(噢,不對,是一開始就空空如也)空空如也。

走出家門,踏上熙熙攘攘的街道。溫言頌現在才感覺到街上的喧囂與繁忙。他調整好狀態,開始尋找適合的兼職工作。

他走過幾條街道,看到了許多招聘廣告,但大多數都是長期穩定的工作,不符合他當天結錢的要求。

終於,他看見一個小攤擺著一個牌子,上麵寫著希望有人能幫攤主看攤,在看攤期間買出東西的錢全歸看攤人所有,看攤時間剛好一週。

這不正好符合溫言頌的需求,真是上天祝願他。怕彆人搶先一步,他趕緊在攤上坐下,開始招攬生意。

經過一下午的忙碌,溫言頌額頭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攤位上的貨架空空如也。

他開始清算今天的收入,一筆筆地數著那些零錢和紙幣。雖然金額不多,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已經足夠了,而且他有信心公司會錄取他的。

夜幕降臨,溫言頌收拾好攤位,準備先去餐廳吃晚飯。

走進餐廳,他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務員拿著菜單過來,“您好,請問需要點些什麼?”

溫言頌選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套餐,“這個就行。”

等待食物上桌的時候,溫言頌終於想明白自己一直覺得奇怪的點在哪裡了,覓誕樂園的科技似乎冇有自己原來的世界那麼好,他唯二看見的隻有“吐”手鍊的機器和錄入身份資訊的係統。

人們總有一種習慣,習慣在等餐上桌時拿出電腦辦公。而這家餐廳的客人似乎都習慣了一種特殊的辦公方式。他們並不像他原來世界那樣,在等餐時拿出電腦辦公,而是通過紙筆來處理事務。

且這裡冇有通訊工具通知他去麵試的是公司的工作人員上門通知。等他接觸到神明後,一定要和神明提創作手機的事情,不然現在這樣太不方便了。

在溫言頌想事情的時候,他的點餐已經擺上桌,他慢條斯理地用完餐,然後將錢放在桌子上,轉身走出餐廳回家休息。

整整一週的時間溫言頌都在小攤度過,每天忙碌而充實。

然而,今天是溫言頌兼職的最後一天,但公司卻一直冇派人來告知自己麵試通過與否。

在他都要懷疑自己判斷失誤的時候,公司帶著麵試結果找到了他。

這次依舊是那位給他登記的女職員,但這次她的表情不再冷冰冰,她穿著整潔的製服,微笑著向溫言頌走來。

女職員:“你好,請問是溫言頌先生嗎?”

溫言頌理了理衣服,回答道:“是的,我就是溫言頌。請問是關於我的麵試結果嗎?”

女職員微笑著點點頭

“恭喜你,溫言頌先生,你的麵試已經通過了。現在,請你與我一同前往公司熟悉環境,明天就可以正式任職了”

這個訊息在街道上迅速傳開,引起了周圍行人的注意。一些人開始圍觀,議論聲此起彼伏。

“什麼?!!一個擺路邊攤的通過了公司的麵試?”

“我今天也收到麵試結果了,冇通過。擺路邊攤的都行,為什麼我不行?”

“前麵的,自己技不如人,還真彆瞧不起擺路邊攤的,人家實力就是比你強。”

“就是,人家擺攤的好歹也是通過了公司正規麵試的,你呢?”

溫言頌冇有被這些議論所影響,收拾完攤子就和女職員離開了這個嘈雜的地方。

他跟著女職員一路向麵試那天走過的那條路走去。走到第一個岔路口時,女職員突然停了下來。

溫言頌心中咯噔一聲,“不會吧?不會要矇眼吧?”

有時候預言太過正確也不是一件好事,果不其然,女職員轉過身,手裡捏著一條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黑綾,“請你用這個蒙上眼睛,我會為你引路。”

溫言頌心裡有些無奈,但他還是乖乖用黑綾蒙上了眼睛,“小姐,這樣真的好嗎?”

女職員似乎並冇有被他的話所打動,隻是淡淡地回答道:“彆擔心,溫言頌先生。隻要你信任我,我會帶你安全到達目的地。”

聽見女職員突然冷下的聲音,溫言頌沉默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願意配合。

他感到女職員輕輕地扶著自己的手臂,引導著他慢慢地向前行走。

黑暗中他的感官異常敏銳,他能夠聞到空氣中淡淡的花香,聽到遠處的微弱聲響,感受到自己喘氣的聲音和女職員的體溫和心跳。

不知過了多久,女職員終於停下了腳步,“好了,溫言頌先生。我們已經到了,現在你可以摘下黑綾了。”

溫言頌輕輕摘下黑綾,重新恢複了視覺。他發現自己正站在一扇古樸的門前,門上刻著精美的花紋,非常富有年代感。

“這裡怎麼和我去麵試的地方不一樣?”溫言頌問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女職員輕輕推開門,示意溫言頌隨她進入,“請跟我來。”她的聲音透著一絲神秘感,彷彿要帶著溫言頌進入一個奇異的世界。

溫言頌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邁開步子跟著女職員走入這扇古樸的大門。

他發現這扇門後麵隻是一個古色古香的院子

四周的樹木高大而茂盛,花兒嬌豔欲滴,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想必前麵蒙著眼時聞到的花香,就是從這裡飄散出來的。

“這裡是我們公司的舊址,現在公司已經移到裡麵去了。這裡就當做‘前院’,供員工休息欣賞。”女職員解釋道。

“這裡真是個世外桃源啊,”溫言頌感歎道,“在這樣的環境中工作,肯定能激發人的靈感和創造力。”

女職員點點頭,“是的,我想神明這樣安排的初心,也是希望員工們在這樣的環境中能夠放鬆身心,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中。”

溫言頌優雅地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我們繼續往裡走吧。”

女職員也不跟他客氣,接受了他的邀請,抬腳就往前走。

他們走過一條兩側種滿類似銀杏樹種的羊腸小道,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他們身上,為他們的行程增添了幾分溫暖。

不久,他們來到了一棟充滿現代科技感的高樓。這棟大樓的設計複雜而獨特,比溫言頌原來世界的科技大樓更勝一籌。

女職員看出了溫言頌的疑惑,解釋道:“這裡是公司的總部,你那天麵試的地方是公司專門用於麵試的大樓。”

溫言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他到底是從哪裡看出來覓誕樂園科技不強?它不是不強,隻是冇有將其力量用在日常生活罷了。

“你直接進去就行,裡麵會有人帶你熟悉工作環境和安排住處。”她拿出類似手機的通訊工具遞給溫言頌,“這是公司研發的通訊設備,你可以叫它‘信使’,公司已經為你設置好通訊錄,有事通過它來聯絡我們。”

溫言頌接過通訊設備,熟練地按下開機鍵。螢幕亮起,他迅速瀏覽了一下通訊錄,發現裡麵隻列出了一串數字,冇有任何聯絡人的名字。

“有事用它聯絡?Are

you

sure聯絡人名字都冇有,是讓我隨便打嗎?”溫言頌心裡疑惑不已。

他壓下心中亂七八糟的想法,若無其事地關上通訊設備。然後向女職員擺擺手,轉身走進公司。

溫言頌本想問問前台帶他熟悉工作環境的工作人員在哪裡,但他在寬敞的大廳裡四處張望,卻始終未見前台的蹤影,隻看見倚著門靜靜等著他出現的靳瑾瑜。

見溫言頌看見自己還要繼續往前走溫言頌原本計劃向負責帶他熟悉工作環境的前台員工詢問,但他在寬敞的大廳內四處張望,卻始終未見前台的蹤影。他隻看到了站在門邊,靜靜等待他出現的靳瑾瑜。

當溫言頌注意到靳瑾瑜時,他還打算繼續向前尋找前台的位置。靳瑾瑜見狀立馬上前,攔住了他的去路,“不用找了,我就是帶你熟悉工作環境的人,作為領導,我總是願意為我的員工提供一些便利和幫助。”

“您太客氣了,也不必親自帶我熟悉環境。”溫言頌語氣中帶有一絲感激。

實則,溫言頌卻在心裡暗自低估道,“以我對他的觀察,他哪有這麼好心,就是裝裝樣子罷了。”

靳瑾瑜還真順著梯子上來了,“哪裡可惜體係員工也是我們作為領導應儘的責任。跟我來,我帶你去工作去。”

溫言頌跟著靳瑾瑜走上雲梯(和電梯一模一樣的產物,但並不是用電驅動的。),雲梯載著他們很快來到了編輯後台所在的樓層。

走下雲梯,溫言頌發現這裡實在安靜得過分,走廊裡隻有他和靳瑾瑜兩個人的腳步聲迴盪。他環顧四周,心裡不禁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前麵還在身邊的靳瑾瑜,不知不覺間冇了蹤影。

“靳瑾瑜?”溫言頌輕聲呼喊,但迴應他的隻有寂靜。他開始感到一絲不安,他不會又狼入虎穴了吧,運氣怎麼能這麼差。

他試圖沿著走廊前行,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但周圍卻空無一人,靜得讓人感到壓抑。

突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僵硬地轉過頭。

隻見背後靳瑾瑜眉頭微皺,見他轉過頭來後,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溫言頌剛想和靳瑾瑜好好講講道理,拳頭剛掄起來就見靳瑾瑜往後退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拳頭都倫起來了,看來是已經出幻境了。”

溫言頌心裡一驚,竟是如此,他錯怪靳瑾瑜了。

“抱歉,錯怪你了,我以為你是故意要嚇我。”溫言頌對語氣中帶了一絲歉意。

靳瑾瑜擺擺手,“冇事,這也是我的疏忽,今天整個公司放假一天,他們習慣性在這裡佈下幻境,你剛來還不能熟練的掌握自己的力量,容易進入幻境。”

溫言頌聽後一愣,“熟練的掌握自己的力量?”

靳瑾瑜看到他怔愣的表情,解釋道:“每個人的靈魂中都有屬於自己的一份力量,但需要外部一定的條件才能激發,公司會幫助你激發它,你要做的就是熟練的運用這份力量。”

溫言頌點點頭,“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靳瑾瑜淡淡“嗯”了一聲,然後抬腳向前走去。

溫言頌跟著他走到辦公區,靳瑾瑜帶他走到屬於他的工位,“新人一般坐在這裡,小組組長會先給你一些打雜的任務。然後會直接帶你參加會議,到時候可要好好表現。”

溫言頌有些不理解這樣的做法,“按正常的流程不應該是先分配一些簡單的工作,讓新人適應嗎?”

靳瑾瑜走到落地窗前,看著窗外草坪上立著的石碑,“來時看到那塊石碑了嗎?”

溫言頌走到他旁邊站定,也望向那塊石碑,“看到了。”

“我們的宗旨是實力至上,我在麵試的時候已經告訴過你公司製作的是真實的精神遊戲,所以我們更加看重員工的實力。”靳瑾瑜的語氣逐漸嚴肅起來。

溫言頌剛想說什麼,就聽見外麵傳來了一位員工的聲音,“神……領導,您怎麼會在這裡?”

-害怕嗎?”溫言頌搖搖頭,“仔細想想也冇什麼好怕的,畢竟……我又冇進去。”靳瑾瑜迴歸正題,“那麼,你為什麼想要加入我們公司呢?”溫言頌答道:“我認為貴公司的環境能促使我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力。”溫言頌心中暗自補充道:“說的我自己都不信了,哪有這麼冠冕堂皇,我隻想接近神明尋找離開的方法罷了。”靳瑾瑜點點頭,“最後,我想問問溫言頌先生對於驚悚遊戲有什麼自己獨特的見解嗎?”溫言頌思考了片刻,然後回答道:“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