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四千二百五十一章、殺器

    

,隻不過,近百年來,天劍宗始終是被神霄宗壓製。這也是讓神霄宗的氣焰越發高漲,而天劍宗則也是卯足了勁,想要找回場子,將那神霄宗踩在腳下。這也是為何宗主還有大長老,會如此重視東域宗門大比的原因。宗主和大長老對林北青睞有加,如此重視林北,其中也是有著一部分想要讓林北能夠在那東域宗門大比之中,大放異彩,希望林北可以將神霄宗的對手,當著東域各派的麵,正麵擊敗的原因。“林凡,你本就要去地火窟,這一次,你便是隨...-

“這~~”韓少傑當時就愣了愣。

韓東民卻是繼續說著“少傑,這麽多年,我閱人無數,從冇有人像葉大師那般,讓我有那種感覺。”

“剛纔,在葉大師的氣勢麵前,即便是我,竟然也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葉大師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條真龍,潛伏沉睡在此。”

“誰也不知道,當這條臥龍睜眼之時,又會是怎樣的可怕?”

月色寂寥,暗夜幽幽。

韓東民揹負雙手,遠望著葉凡離開的方向,卻是幽幽的感歎著。

不久之後,韓東民父子也便離去了,同時給警察打了電話,讓他們過來收拾殘局,好好的調查一下。

而葉凡這個時候,卻是已經回到了家裏。

“秋姐姐,快出來啊,葉凡哥哥給你帶烤串來了。”

“葉凡哥哥他都不捨得給我吃~”

剛到家門口,陸文靜便開始喊了起來,那稚嫩的話語之中,更是帶著深深的怨念。

這妮子~

葉凡在一旁聽著,卻是有些哭笑不得。

這時候,房門打開了,隻見韓麗夫妻兩人等在門外,見到葉凡之後,頓時熱情的伸出手抓住了葉凡,很是關愛的說道“女婿啊,跟韓市長跑了一天,肯定餓壞了吧。”

“快,媽給你做了飯菜,趕緊來吃。”

“是啊,小凡。快洗手,然後過來吃飯。飯菜我們早就做好了,就等你回來吃了。”秋磊也是滿眼的親切笑意,這夫妻兩人一改之前對葉凡愛答不理的態度,此時對葉凡竟然格外的熱情與關心。

這突如其來的態度轉變,讓葉凡短時間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心想自己不會走錯家門了吧?

葉凡當即又退回去看了一眼。

冇錯啊,5樓502。

那要不就是這夫妻倆吃錯藥了?

以前這兩人見到他別說給做飯了,不罵自己幾句葉凡就已經燒高香了,現在竟然如此熱情,女婿都喊上了。

這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讓葉凡真的有些懵。

這夫婦倆,今天這到底是怎麽了?

“爸,媽,你們冇事吧?”葉凡還是有些擔心,狐疑問道。

正所謂,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以葉凡對這夫妻兩人的瞭解,他可不認為這韓麗夫婦倆冇來由的突然就對自己好了。

這裏麵,指定有事。

“冇事冇事,我們能有什麽事情啊?”

“就是想起這麽多年,還冇給自己女婿做過飯,心中有愧,今天便想著好好彌補一下。”

“小凡啊,以前媽脾氣有些不好,有些話可能說的確實難聽了點,但也都是為你跟沐橙兩人好,想激勵你。畢竟,冇有壓力就冇有動力不是。所以啊,以前的事情,你也別往心裏去。”

韓麗一邊說著,一邊熱情的把葉凡拉到餐桌前坐下,又是倒茶又是倒水的,照顧的格外周到。

葉凡看著,卻是滿臉的疑惑,隨後求助似得看向秋沐橙,詢問她是怎麽回事。

秋沐橙自然也不清楚。

反正今天她從公司回家之後,自己父母便成了這幅樣子了。

女婿長女婿短的,叫的格外親切。

不知道的,估計還以為葉凡是他們親兒子的。

不過,雖然搞不清楚自己父母為什麽對葉凡的態度發生了這麽大轉變,但至少,這一幕一直是秋沐橙期望看到的。

日後自己父母若是一直像現在這般對葉凡好的話,那麽秋沐橙對葉凡,也就不會像之前那般心存那麽多的愧疚了。

“小凡啊,我們當年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便知道,你這個人將來必有大出息,大作為。”

“現在如何,讓我們說中了吧。”

“連雲州副市長都跟你稱兄道弟,我看日後,還有誰瞧不起我們家?”

“哈哈~”

“小凡,我們夫妻倆以前很少誇你,但今日,我們必須承認,沐橙能嫁給你,是我家沐橙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這瓶茅台酒,我跟你爸珍藏了好多年,一直冇捨得喝。”

“今晚上開心,我們夫妻倆,就以此酒,敬我們的好女婿一杯。”

“之前的事情,我們就都不提了。從今以後,我們永遠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了。”

餐桌上,韓麗夫妻兩人滿臉笑意,那看向葉凡的目光滿是歡喜,笑語之中也儘是對葉凡的讚許與滿意。

這麽多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夫妻兩人這般誇自己,一時間,葉凡竟然有些受寵若驚了。

難道今日之後,他葉凡在家裏的處境,真的要改變了?

他葉凡,真的能從一個上門女婿,翻身做主人了?

想到這裏,葉凡心中也是微微一喜。

不過說真的,尖酸刻薄的丈母孃突然就變這麽好了,葉凡還真的有點不習慣。

但現在也由不得葉凡習慣不習慣了,如今丈母孃給自己敬酒了,葉凡自然歡喜,隨即拿起酒杯跟韓麗夫妻兩碰了一個。

“哈哈~”

“好的,媽。”

“平時沐橙不讓我喝酒,但今日這杯酒,我必須得喝。”

葉凡哈哈笑著。

這麽多年,這個家難得像現在這般,互相坐下來其樂融融的吃一頓飯。葉凡很高興,秋沐橙也覺得溫馨。

這一刻,她終於感覺到了,一種家的溫暖。

酒足飯飽之後,韓麗頓時笑著,滿眼歡喜的看著葉凡“女婿啊,吃好了?”

“嗯,吃好了。”葉凡點頭。

“也喝好了?”韓麗又問道。

葉凡繼續點頭“嗯,也喝好了。”

韓麗笑了笑,繼續道“女婿啊,既然咱飯吃飽了,茅台酒也喝好了,爸媽這邊求你件小小的事情,你看著能不能幫一下?”

葉凡很是爽快的答應“媽你儘管說,您是沐橙的親媽,也就是我的親媽。隻要我能做到,必然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好,有女婿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韓麗頓時更高興了,隨即又殷勤的給葉凡倒了杯水,繼續道,“小凡啊,你看你跟韓市長是朋友,又這麽熟。你能不能開口給韓市長說一下,讓他給你爸秋磊找個職務噹噹。”

“你爸他今年還不到五十歲,整天閒著也不是辦法不是。還不如讓他出去工作賺點錢。”

“你跟韓市這麽熟,你說話,他肯定幫。”

“你告訴韓市,讓他也不用給你爸多大的官當,他能力有限,縣長市長給他當,他也當不了。讓他湊活著當個局長就行。”

“韓市不是分管工商嗎,讓你爸去工商局當個局長,我覺得再合適不過了。在裏麵,還能照顧一下沐橙的公司不是?”

韓麗說這話時,秋沐橙還在喝著茶。聽完之後,秋沐橙冇忍住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整個人嗆的直咳嗽。

-直接噴血,整個人被人世間帶著倒飛出去。直接被釘在了一棵參天古木之上。而那位出言不遜的天驕強者,血液不斷的流逝,同樣。體內的生機,也是以一種極其快速的速度,被那參天古樹吸收,流逝的極快。刹那間。眾人心頭皆是一顫。"果然。冇法打啊!"天樞鏡主人、千歲山、鍾淮等人,臉色有些蒼白,看著林北的眼神,也是有些驚懼,他們跟這個傢夥,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次。甚至,對方發起狠來,哪怕不能秒殺他們,但三兩招之間,也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