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嬴宋施施 作品

第1829章 回憶的碎片

    

羅家的欠條,而楚嬴又冇辦法證明債務是非法的,始終還是要給他一個交代。大約楚嬴也想到這層,沉吟片刻後,用商量的語氣道:“好吧,就算花瓶真是你祖上傳下來的,可羅大勇,畢竟是本宮的兵。”“他雖有錯,也是錯在年輕氣盛,所以希望,你能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這是在向自己示弱嗎?黃四爺抑製不住一陣得意,質疑道:“殿下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徇私包庇,難道就不怕天下悠悠眾口嗎?”給其他豪紳一個眼色,眾人齊聲行禮:“...-

儘管王雪關言之鑿鑿,但白應輝仍希望他給出更具體的解釋。這不是因為不再信任他,而是因為當前的戰況關係太過重大。

之前,王雪關從波斯灣撤退時已經造成了不小的損失,而白應輝手中的軍隊,雖然數量眾多,卻缺乏後續的補給。許多損毀的戰船尚未修複,這些損耗,至少暫時來說,都是無法挽回的。因此,他不能輕易冒險。

王雪關指向波斯灣內部的一個角落,“將軍,您看這個位置。”即便看得不太清楚,但仍然可以模糊地發現,與其他地方相比,那裡是一個漆黑的點。

“你是覺得那個地方波斯人還有埋伏?”白應輝問道。

王雪關點點頭,並再次回憶起了他之前從波斯灣撤退的情況。當時,楚國的艦隊已經成功登陸,加上白應輝的後續支援,他們本以為已經完全占領了波斯灣。

王雪關也按照自己的約定,製造出了一片燃燒的火海,那慘白的火焰象征著楚軍的輝煌勝利。

然而,就在他們準備安營紮寨的時候,突然一支波斯的騎兵猛然向他們發起了進攻。這支騎兵速度快、人數多,宛若一場颶風席捲了王雪關的陣地。他的軍士們原本在搭建營地,疏於防備,結果被屠戮了數千人。

這樣的損失雖然慘重,但王雪關尚可承受。然而,最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這些波斯騎兵身上竟然攜帶了魚油。隨著一個個燃燒的油瓶摔在他們的戰船上,波斯灣內再次燃燒起了一場熊熊大火。

滔天的火焰將無數楚國的戰船帶入深淵。

如果不是王雪關當機立斷率軍撤退,後果可能會更加嚴重。即使到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王雪關仍然感到憤怒,他的雙眼佈滿了血絲,雙拳緊握,指甲嵌入了手掌。

“你要冷靜一點。”看出他的不對勁,白應輝安慰道,“我們不要再想過去的情況,隻關注眼下的局勢。你繼續說,你認為那個地方會有什麼樣的埋伏?”

“現在波斯人彙聚於此,明顯能看到到處都是一片火光,唯有那一個點漆黑一片。我認為那個地方必然是波斯在積蓄戰船。”王雪關的聲音帶著一點點顫抖,這無邊的怒火和心頭的恥辱感讓他恨不得立刻衝入波斯的艦隊之中,將所有的軍艦一同帶入深海之下。

對於他的想法,白應輝是讚同的,“那按照你這麼說,如果我軍現在就展開突擊的話,有幾成概率可以撕破陣線直接闖入那個地方?”

很明顯,白應輝準確地理解了王雪關的意思。為了取得這場戰爭的全麵勝利,他們的首要目標是將波斯人的所有船隻推入黑暗之中。

而那片漆黑的海域既然是波斯人儲藏戰艦的位置,如果能成功突襲,那麼戰爭就有可能迅速結束。至少,他們將有機會重新登陸波斯灣。

這一次,白應輝決定率領全軍深入波斯灣,隻留下三分之一的軍隊在海麵上進行守衛。

王雪關經過深思熟慮後,信心滿滿地表示:“如果能給我三個時辰的時間,我有信心完成這項戰術任務。”

三個時辰,聽起來並不長。然而,在白應輝眼中,這對於軍隊而言卻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見白應輝有些猶豫,王雪關立刻跪倒在甲板上,堅定地看著他,“將軍,請放心,我一定會完成這場任務。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如果不能取得勝利,我願意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我已經對那些犧牲的將士們感到愧疚,所以請您給我一個機會。”

麵對王雪關的請求,白應輝無法拒絕。稍作猶豫後,他點了點頭,“好吧,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但你要記住,安全第一。無論你之前許下了什麼諾言,在陛下眼中,在我心裡,你都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將領,也是我們軍隊中不可或缺的一員,明白嗎?”

王雪關冇有回答,隻是默默地搖了搖頭。他不敢說自己不懂這些,但他不願意過多地承認或解釋。他堅定地看著白應輝,“將軍,您就拭目以待吧。我現在就去準備一下,隨後立刻率軍踏上戰場。”

白應輝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他看著王雪關返回船艙的背影,深知接下來將是一場殘酷而激烈的戰爭。

作為水軍的總統帥,他的任務不僅要取得勝利,還要為其他將領們承擔一切責任。無論勝敗如何,所有的重擔都將壓在他的肩上。

這對於白應輝來說或許有些不公平,但他卻義無反顧地承擔了這份重任。

相比之下,波斯人在這一刻也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波斯艦隊的指揮官屹立在旗艦的船頭,他的目光銳利如鷹隼,緊緊鎖定著對麵的楚國艦隊。那龐大的艦隊給他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在抵達戰場之前,他曾與波斯騎兵的指揮官交流過,而這位指揮官正是將王雪關驅逐出波斯灣的人。他描述楚**隊不僅強大,而且擁有極高的戰鬥素養。

即使在當時的不利情況下,他們仍然能夠搶奪走數百艘戰船。

這樣的戰績,如果放在波斯,足以讓人驕傲一生。然而,顯然楚國的將領並未將此視為榮耀,反而在撤離時高呼恥辱。

這兩個細節深刻地展現了楚國人的強大戰鬥力和他們對戰爭的深刻理解。

儘管如此,波斯艦隊的指揮官並冇有將這些想法表露出來,甚至不敢在臉上流露出一絲異樣。他背對著士兵們,為他們鼓勁打氣:“勇士們,為了波斯的榮耀,今天我們必須取得勝利!”

他的聲音堅定而激昂,在海風中久久迴盪。他繼續鼓舞士氣:“聽好了,我們既然能將敵人趕出波斯灣,今天我們也同樣可以將他們全部送入大海深處!海神是偉大的,但海神也必須聽從國王的調遣。曾經的失敗並不是我們的責任,那是上天對我們的考驗。”

他信任地注視著士兵們,接著說:“我相信你們,也請你們相信自己。”說完,波斯艦隊指揮官拔出了腰間特製的彎刀。

與步兵使用的彎刀相比,這把刀的刀身更加狹長,而且冇有刀格。這樣的設計是為了方便他們在落水後與敵人繼續搏鬥。這把刀不僅是武器,更是他作為指揮官的榮譽象征。

-,都不是個美人。”韓常山抓住機會,調侃了回去。但兩個人在此時此刻都笑不出來。誰都知道,兵備道一破就是瀚海關,楚國要完了。“眾將聽令!”曹玉堂捂著傷口,勉強站穩。“死守至最後一人,決不後退!”還能站起來的人都強撐著身子從地上爬起,抓起身側的武器,齊刷刷看向曹玉堂。“我等若降,受苦的便是我楚國百姓,便是我等親故好友,隻要一人尚存,腳下便一寸不讓。”曹玉堂勉強從身邊的死屍上拔出一把長劍,示意眾人打開關卡...